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言情小说 > 穿到七十年代蜕变 > 第七九五章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第七九五章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推荐阅读:后湾村的那些事儿乡村乱情妇科男医(男医未删节版)女人的地男人犁工棚里的原始欲望蔷薇妖娆家庭淫魔 VIP未删节全本村长的艳福生活龙魂侠影都市少妇:我的单身后妈

    一九八四年四月二十八日这天,叶家看起来和往常一样,可它又看起来是那么与众不同。【..】值得您收藏 。。

    叶志清等各高级将领,早已经到达了前线指挥部。

    也就是说,谁也不知道前线到底发生了什么;

    谁也不清楚叶伯煊身在何方;

    谁也不清楚在这场大规模的拔点战役中,叶伯煊是不是参与其中;

    谁也不清楚经过这一日的激战,他、叶伯煊,那个臭屁自大的男人,是活着、还是牺牲了。

    ……

    客厅里放着广播,开着电视,众人都希望能够得到更多更多关于前线的消息。

    其中也包括夏家。

    一身西服的夏爱国,此刻却像极了几年前还种地的模样。

    那时他干活累的腰疼病犯了,就得蹲坐在屋门口,他对家人撒谎说的是:“抽颗烟解解乏”。实际上是腰疼到直不起来了,他想站、也站不起来,他那是抽颗烟得缓缓。

    而如今用不着挨累遭罪的夏爱国,今日啊,又得缓缓了。

    这次让他疼的不是腰,扯疼他的是心。

    小毛看了看无心看书的夏秋,在书桌边儿拄着下巴眼神放空的夏冬,还有那炕上坐着眼圈儿都发红的仨人。

    听着广播,:

    “爹,我们以后要在退役军人安置问题上出把力。”

    夏爱国回答道:“这场战争,打多少年,我就把夏木原多少年的百分之二十五纯利润,全部用于军队建设。”

    他家有军人,他才比其他人更深刻领悟到“军人”的真正涵义。

    广播里传来:“……五小时二十分攻上老山主峰……两个主力营向八河里东山方向推进。占领敌十余个高地……”

    “啪”地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这是宋雅萍从早上到现在不小心摔碎的第三个饭碗了。

    她心乱了,她不想听又占了哪、哪打胜仗了!那都跟她有什么关系!她就想知道伤亡名单!

    宋雅萍也知道自己状态不对,她深吸几口气才佯装镇定走出厨房,她对下棋不语的叶爷爷勉强的笑着说:

    “没事儿没事儿,我手滑。岁岁平安。”

    叶二叔叶志行坐镇。一个常年无休的人,在这一段日子来临之时请假了,闻言笑道:“大嫂。没事儿。”

    “许晴!你别坐那泡茶了,眼里有点儿活,去帮大嫂!”

    叶小叔叶志华也赶紧喊着他妻子,喊话时还趁着大家不注意。他对着许晴眨了眨眼睛。

    这个家哪还需要宋雅萍干活,连工作人员就有三名。可她觉得不能闲着,她闲着、心口疼。

    许晴现在谁也不服,她就佩服夏天。

    那丫头年龄不大,可遇到事了。她居然表现的比大嫂还镇定。

    带孩子们,喂病倒的宋老爷子饭菜,然后就是回屋坐在书桌前写着什么。

    许晴知道。谁都没有夏天更怕,谁都无法感同身受夏天的内心。

    因为她无意中听到夏天劝宋老爷子的话:

    “外公。我们闭上耳朵、眼睛,不看、不想、不猜、不听,我们一起等着伯煊回来,这样才是最有意义的做法。”

    ……

    夏天的身边站着两个穿着格子睡衣的漂亮孩子。

    小碗儿问:“妈妈,你在写什么?”

    夏天抬起头看向窗外:

    “日记,写给爸爸看的日记,他这几年一直在你们身边,他一带你们就是好几年……

    这段日子,你们都干什么了,吃什么了,又学会了什么,他都不知道、他会不习惯。我写下来,等他回来给他看。”

    闹闹吸鼻子的声音响起,小碗儿看着面色柔和的夏天忽然咧开嘴哭了。

    “怎么了?怎么了?”夏天一手一个搂住了两个孩子。

    闹闹任由鼻涕眼泪滴答到地面上,无论夏天怎么问,他都不回答。

    他好难过,他是真的想爸爸。

    小碗儿哭着指责夏天:

    “妈妈讨厌!爸爸也讨厌!前几年,爸爸写日记说,现在你又写给爸爸看。

    你们为什么每隔几年就要用日记写我们,为什么不能都在我们身边!”

    宋雅萍和许晴冲进了书房,门外还站在叶志行和叶志华。

    宋雅萍听到小碗儿大声哭着质问夏天的话,一把搂过小孙女,终于、终于还是哭出了声。

    宋雅萍早已没有前几年叶伯煊吵着上战场时的镇定,她不安急了。

    不安的又何止是宋雅萍,最了解叶伯煊的人,永远都是把他放在心窝里捂着的人。

    宋外公躺在屋里,他含着药片。

    伯煊不是普通的指挥官,他倒希望他是普通的小兵,听令行事也就是了。

    他的性格、他的理想作祟,他那个的一生追求……

    他一定会冲上战场的,还是在没有人敢阻拦他的情况下……宋老爷子老泪纵横。

    夏天慌乱的扯住许晴怀里的闹闹:“儿子,儿子,你跟妈妈说,爸爸的日记放在哪里?你知不知道?”

    顺着闹闹的手指,夏天看到了书架上那个突兀的鞋盒子。在她还没看到那些字迹前,她已经泪流满面。

    该死的!

    她早就改了不往鞋盒放钱的习惯,可他还在等着她亲自发现。

    泪滴滴在了信纸上:

    “……妈妈很想你们,哭鼻子是一件很没出息的行为。有事儿说事儿,不能胡闹!

    你们要是做到了,我回来给你们买很多很多好东西。

    闹闹的玩具、小碗儿的花裙子,妈妈给你们一人买十样。

    另外,一定一定要听爸爸的话,当爸爸和姥姥、姥爷有不同意见时,记得,要听爸爸的!”

    ……

    床上散着很多封信,每一封信,每一个字,夏天似看到了那两年中叶伯煊带孩子过日子的画面。

    她抱紧叶伯煊的日记本,当她终于有勇气翻开时,第一页就是叶伯煊洒脱的八个大字: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夏天泪流满面的喃喃道:

    “霸道,连表白都是这么霸道!为什么不用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为什么连表白都威胁我,威胁我无论聚散离合,我与你已经发过誓……”

    ——

    叶伯煊望着海拔1200多米,路少沟深、山势险峻,石灰岩溶洞较多的大山,他心里合计着,亚热带地区,温差变化大,明天上午根本不能勘察,因为会浓雾笼罩。

    军医想提醒叶伯煊他胳膊上的伤口处理时会疼痛难忍,然而当他抬头时,他发现叶伯煊就像无知无觉一样。

    到达指定地点,叶伯煊亲自带兵侦察敌情、勘察道路,而敌方的冷枪致使他们侦察小分队多人受伤。

    叶伯煊抿了抿唇,他望着大山,心里却回荡着曾经去总参开会时,领导的那句:

    “因指挥失误致大量人员伤之失散!”

    他捏紧了拳头,任由刚刚包扎的胳膊再次流血。

    不行!

    他得亲自再多次勘察,地形太过复杂,他的手下有那么多的“沈刚”、“童浩然”,他要对他们负责,才是真真正正的祭奠先烈之灵!(未完待续。)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