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武侠小说 > 师徒虐渣日常 > 第29章 猎神

第29章 猎神

推荐阅读:系统不让崩人设(快穿)鹿鼎雄风悠闲桃花源(穿书)炮灰女配要转正快穿之炮灰逆袭记含桃(修真)喷你一脸仙露水穿越女配之神仙瘾我是极品炉鼎快穿纪事

    入夜,二十一重天,莲洲以南的最高峰——景清幽的天目峰下,已聚满了无数仙士。

    夜寂寂,但各路仙家法宝争奇斗艳,仙光闪烁,将暗沉的天目峰下照耀地如同白昼。

    长空之上,仍旧有无数仙神驾云前仆后继地来到天目峰,仙雾祥云,萦绕在半山腰间,与天上万里星河J相辉映。

    放眼望去,这些仙者大多穿着绣有金线花纹的猎仙仙袍,修为参差不齐但个个斗志昂扬,双目灼灼,三五成群地围绕在一起兴奋地讨论着什么。

    粗略估计,天目峰下已聚集猎仙达上万之众。

    人多自然不好维持秩序,好在早就有大批的星野宗弟子前来维持,星野宗之前因湛瑶一事,算是吃了一个闷声亏,碧禅溪仙子遭逢大难,碧落诸多nv子被湛瑶残害,其中也要算上星野宗毫无作为的责任。

    星野宗理亏,遇上这等可以挽回人心的大事,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两天前,莲洲晴湖世家代温画神君发言:

    将于两日后,于天目峰下举行万仙斗法大会!

    天目峰本地仙长李芃是个不大不小的星君,在宋老仙君手底下做事,老实本分,谁料一夜之间收到上万封来自猎仙的拜帖,句句言辞锋利,B问他万仙斗法大会的相关消息,吓得李芃连夜腾了云去了晴湖世家问了宋老仙君,听得宋老仙君首肯,那李芃方晓得:

    温画神君要在天目峰摆下设下斗法大会,与碧落十万猎仙斗法,生死不论,若她输了,拱手让出神君之位。

    这消息一出,猎仙界沸腾了。

    谁人不知温画神君乃猎仙榜榜首,又位列神君之位,天地御封nv战神,至尊至贵。

    而同时一G暗流在猎仙界悄然汹涌,所有猎仙都知道温画神君重伤未愈之事,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消息。

    此次斗法大会绝对不能错过。

    天目峰承办此次盛会,将接待近十万猎仙,其中还不包括前来观战的观众。

    当初在莲洲摆下惊天豪赌的东家已将场地转移到天目峰,原本开局只有温画神君对战猎神,现在因为猎神迟迟不出现,大家开始怀疑猎神是否真的存在,转押了猎仙。

    李芃办事利索,天目峰前立起了一座法界筑起的高台,此台名为戮仙台,台中央便是一块无字天碑,直矗云霄,其上的星云法界流光溢彩,笼罩其顶。

    与戮仙台遥遥相对的却是一座华美精致的酒楼,楼层高耸入云端,其上仙鹤往来,浮云翩跹,广袖云仙,每一层楼层都可以朝东南西北四向随意转动,正是李芃为了讨好诸位看客精心建造的——观星楼。

    而此刻的李芃正擦着汗,垂首站在观星楼东南角的接天回廊边,笑容满面对着一位紫便F,白胡委地的老人道:“不知谢天官大驾光临,小仙有失远迎。”

    老人惬意地抿了一口茶,看了眼远处的无字天碑,赞许道:“这盛会被你办得不错,下次天帝陛下仙宴就让你去办。”

    李芃眉开眼笑道:“多谢天官赏识。”

    坐在老人对面的是个俊美至极,神态从容的青年,青年笑道:“天帝陛下日理万机,谢天官不应该随侍左右么?”

    谢老儿捋捋长须嗬嗬笑道:“老夫这不是向天帝告了假么?嗬嗬嗬,万仙斗法大会这么精彩的盛会,老夫怎么能错过呢?”

    说着眼神瞟向窗外,只见观星楼下,冷风萧瑟,吹散万里层云,露出黑压压一P的人群,无数猎仙挤挤攘攘列队安置在天目峰四周的整P仙境福地。

    谢老儿啧啧赞道:“清流上仙,这只怕又是你的手笔?”

    萧清流看着楼外的盛况,付之一笑:“猎仙一流,败坏仙道,早就该清理清理了。”

    他微微眯起的眸中是掩饰不住的狡黠:“谢天官,此事本该由你来处理,现在我代劳,天官是不是该欠我一份人情?”

    谢老儿微一惊悚,肃了肃神,嗬嗬笑道:“这是自然,这是自然。”

    “宋翎怎么样了?”萧清流忽然转移了话题。

    见他转移话题,谢老儿暗自松了口气道:“他还不错,想必再过个千把年,你我又可以在仙界看到他了。”

    萧清流点点头,对一直站在旁边一脸茫然的李芃道:“劳烦你去看下,睡在醉花Y里的那个孩子醒了没有?”

    李芃见眼前的青年连谢天官都要赔上三分客气,自然不敢怠慢,忙应承着去了。

    旁边无人了,萧清流压低声音道:“圣光塔里的鬼月姝怎么样了?”

    “宋老仙君怕触景伤情,也觉得自己有罪过,自请上奏天帝,将鬼月姝J给我保管,天帝陛下并没有反对。”谢老儿咽了J下口水,神神秘秘道:“现在正在我宫中放着,你要拿去么?”

    “暂时不必了,放在你那里安全一些。”萧清流摆摆手,目光转向谢老儿身后座位上的一个人,客气道:“这位是墨柯长老,久仰久仰。”

    对面那个黑髯的仙士朝他一拱手,笑着走到他们二人桌边道:“原来谢天官也在。”

    他毫不客气得坐下,好奇地打量着萧清流:“这位仙僚是?”

    萧清流笑道:“小仙萧清流,无名之辈。”

    “无名之辈却和眼高于顶的谢天官坐在一块儿,本仙不懂不懂。”

    谢天官嘿嘿打着哈哈却不打算解释J句。

    萧清流给墨柯长老倒了杯茶道:“墨柯前辈,卫黎君尚且被关押在莲洲的训诫宫,不知卫黎君与合墟洞府那件案子天墉兰氏查的如何了?”

    墨柯面一沉不悦道:“哼,仙僚也许是道听途说误会了,卫黎君一向洁身自好,断然不会犯下那种案子,我们天墉长老会自然会还他一个公道。”

    萧清流低头含笑,又道:“看来天墉为此事颇为费神,可是我听说那合墟洞府的霍神nv已经打道回府了,或许她不追究此事也未可知?”

    墨柯冷笑了J声不说话,漆黑的眸子Y沉沉的。

    谢天官在旁边搭腔:“你别看霍云姬早前一声不吭地回了合墟洞府,她可不是省油的灯,她儿子死了这件事她会不追究?前J日她亲自将卫黎君MM项怀瑜和云舒君湛清的一纸婚书递到了长老会案头,要求还云舒君一个公道,听说若长老会不严惩卫黎君X命,就将婚书与陈情状递上三十三重天。”

    坐在一边的墨柯听着谢老儿的说法,脸越来越黑。

    萧清流道:“那前辈不应该很忙么,怎么有闲情逸致来此观星楼?”

    墨柯冷冷道:“我来此抓另一个孽子,她兄长身陷囹圄,她却至今还未现身,那孽子一向ai凑热闹,这次斗法大会她一定不会错过,我要亲自抓她回去问罪。”

    墨柯长老黑着脸拂袖离开了。

    萧清流自然知道他说的是谁,不过他默默给自己剥了一个桔子,没告诉墨柯长老项怀瑜的所在地。

    两人望着天目峰下的赌庄,彩头,压注的人蜂拥,盛况空前,猎神的赌盘博彩高居不下,毕竟猎神名号在那里,置于温画的赌盘博彩早因为温画重伤的原因一路滑低,猎仙的博彩节节攀升。

    据那些庄家说等斗法大会结束了,看哪位猎仙得胜,就将所有的博彩都给那位猎仙以示庆贺。

    萧清流道:“不知谢天官压了谁呢?”

    谢老儿一口桔子差点没吐出来:“咳咳,自然是温画神君了。”

    萧清流风雅一笑:“是么?”

    朝Y初升,霞光熠熠,铺陈在天目峰的峰顶,更将整座斗法大殿映照地辉煌绚烂,无字天碑逐渐落下大P的Y影,显得更加肃穆庄严。

    观星楼里慕名而来的仙者越来越多,不多时观星楼里已宾客满堂,观星楼下,戮仙台边,熙熙攘攘,人头攒动,仍旧有大批的猎仙C水般涌进天目峰下的谷口,纷纷占据有利地形,唯恐落了他人后面。

    萧清流看了看楼底下,见清一的猎仙之中出现一排奇装异F的怪人,最前面有个红衣少nv,眉目俏丽,神间却是极度的趾高气扬,那少nv却是与在赌桌边与维持秩序的星野宗弟子,押注众人发生了争执。

    “你们谁敢不压我神君姐姐赢,我就杀了你们!”

    “押注本身就是自由的事,哪轮得到你这个小姑娘指手画脚!”

    红衣少nv旁边有个敛眉敛的红衣青年,大声道:“来人呐,这群人惹皇妃不开心,动手给我杀。”

    红衣少nv转过脸狠狠瞪了他一眼,骂道:“谁是你皇妃!再胡说,我拔了你的牙!”

    青年赔笑,拉着她的手晃了晃道:“好铃儿不生气了,我不说就是了。”

    少nv哼哼了两声,又道:“不过你说得对,这群人惹我不开心,把他们都给我灭了。”她指着面前十J名星野宗的弟子道。

    星野宗的弟子何曾受过这等待遇,当下就要爆发,只见那青年向后一招手,那奇装异F的一队里走出个人脸蝎身的妖来,恶声恶气道:“七皇子殿下,是把他们全杀了么?”

    这两拨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当下就引得周围的猎仙围观,那群猎仙纷纷起哄,场面快要控制不住了。

    萧清流扶额,那两个家伙怎么又来了!麻烦又来了

    萧清流微一侧脸就见观星楼西南角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坐着怀穆真人,他正冷冷看着楼底下的闹剧,脸很难看。

    谢天官也注意到了他,他咬了口仙桃,好奇道:“咦,近来星野宗的事情都是怀穆真人在处理,也不知华飞尘华上君去了何处?”

    一听到华飞尘的名字,萧清流眉头紧紧皱了起来,他冷笑了一声不再说话,谢天官喜滋滋地吃着桃儿闭嘴了。

    眼见段无双,柳铃儿带着妖界的人要和星野宗打起来了,萧清流才用密语传音道:“铃儿,无双,不要闹事,到楼上来。”

    柳铃儿欣喜得展颜一笑,转身对一个小妖道:“哪,帮我压十万H金珠给我神君姐姐,哼,十万猎仙,什么鬼东西!”

    说着欢呼着跑上了观星楼,段无双见她跑上去了也赶紧带着一群妖魔鬼怪跟了上来,没人敢拦。

    柳铃儿见到萧清流,惊呼一声:“清流哥哥!”然后一把挤开谢老儿,坐在萧清流对面,双手捧腮,大眼忽闪忽闪着问道:“清流哥哥,姐姐什么时候出来啊,要不要我先帮她杀掉J个猎仙?十万哪,她要杀到什么时候?”

    萧清流苦笑道:“你不是去妖界游山玩水了么?”

    柳铃儿厌烦地摇摇头,皱着鼻子道:“啊,不好玩儿,一群长得奇奇怪怪的人,人不人,妖不妖的,还不如我们魅灵呢!他们还不喜欢魅灵,我差点被他们逮着杀了呢!”

    萧清流笑看了她一眼道:“无双不是喜欢你么,有他保护你,你还怕什么?”

    “切,谁要他保护!”柳铃儿没好气道。

    “铃儿,你怎么又随随便便离开我!”段无双大呼小叫地闯了进来,飞奔到柳铃儿身边,学着她的样子双手捧腮对萧清流道:“清流哥哥!”

    萧清流勾了勾唇角,Yu哭无泪。

    “你们两个啊,湛瑶呢,游行结束了么?”

    段无双,柳铃儿互相邪恶地对视一眼,齐声道:“我们把她扔在万石花城了,听说那里有很多她的老朋友呢。”

    萧清流微微一笑道:“你们两个闲来无事,不如帮我做一件事。”

    两个好管闲事的家伙四目放光:“什么事!”

    “帮我找个人。”

    “哦,长什么样子?”

    萧清流赏了他俩一人一个桔子道:“长什么样子我还不清楚,不过他是个瘸子。”

    柳铃儿纠结了一会儿,红唇一嘟,期待地望着窗外道:“找人我最在行,可是我要先看温画姐姐出现。”

    萧清流抬头一望,那天际上空出现了一道蔚蓝星芒,深邃的瞳孔染上一丝温柔的笑意:“这不是来了么?”

    他话音刚落,只见一个蓝衣清丽身影缓而悠然地腾着云一步一步往天目峰挪过来,霞光在她身后徐徐展开万千道光芒,广袖留风,发丝轻舞,叫人不可B视她的容颜。

    温画扫视着下方那黑压压的人群,心头掠过一丝倦意,她的神力因为伤势的原因在一点点流泄出去,从前的她可力敌千军,现在的她却是做不到了。

    仿佛心有灵犀般,温画看向观星楼中,茫茫人海中,她却是一眼就认出了萧清流,两人的目光轻触,互相许下一个心照不宣的笑意。

    柳铃儿和段无双早趴窗台上,朝着温画声嘶力竭地大喊:“温画姐姐,灭了他们!G掉这帮不知天高地厚的G孙子!”

    谢天官捧着茶杯目瞪口呆地看了一会儿,朝萧清流抛去一个不怀好意的眼神:“啧啧,看来清流上仙是好事将近了。”

    萧清流不知想到了什么,敛眉一笑,眼角眉梢流溢出一G难言的风华:“承谢老吉言了。”

    温画静静立在戮仙台上,眉目清雅,娇柔如弱柳扶风。

    她静静站在那儿,戮仙台前的猎仙原本都在吵嚷着如何对战的战术,不约而同感受到来自戮仙台上的无形威压,如海L漫过沙滩,消弭一层层嘈杂之声,直到全场彻底安静了下来。

    温画水一般的目光宁和地扫过众人,她用了一个扩音之术,柔和平静的嗓音轻而有力地回荡在整个天目峰上空:“在场的诸位猎仙来自哪里?”

    那声音尽管柔美却莫名的威严,让人产生一种没来由的敬畏感与尊崇感,不由自主地回复道:

    “小仙来自长春岛!”

    “我们是落霞山的!”

    “小仙来自杜华明境!”

    “......”

    一时间争相回复温画的声音如巨大的海C,从东方翻滚咆哮着卷向南方,震耳Yu聋,十万猎仙的声音令山呼海啸,地动山摇!

    场面之震撼,世所罕见。

    观星楼的众仙已能想象到温画神君沙场点兵,一呼百应,运筹帷幄的潇洒卓然之态了。

    “那么,有多少人呢?”

    温柔的嗓音再度响起,温和地灌入每一位猎仙的耳中。

    猎仙们无法控制地回答道:

    “千鹤山猎仙有五千三百人。”

    “凝云门有一万三千五百八十七人。”

    “度佛境鹿鸣岛有八千七百三十人。”

    “......”

    十万猎仙仿佛没有注意到自己已被戮仙台上那一个人控制住了全场。

    温画淡淡微笑:“你们都是来打败我的么?”

    “是”这是一句齐声高呼。

    整座天目峰似乎都要被这声音震塌了。

    温画循循善诱道:“那你们为什么不试着自己修炼呢?仙道茫茫,大道殊途,修炼历劫踏上至高的阶品,方能显我们仙者的血X不是么?想必,在座的诸位,很多人对自己如今的这条路并不是很认同,何不选择自己的路去走呢。”

    投石于湖,激起千层L。

    猎仙之内竟掀起了激烈的争吵。

    猎仙的存在本就站不稳脚跟,他们大多想走捷径,不劳而获,于是不走修炼之路,而走夺灵之路,名声为仙道正统所厌恶,是以猎仙之中J乎无人有大成就,前途迷茫。

    很多仙也是误入歧途,如今听温画一言,不少猎仙如醍醐灌顶,幡然醒悟。

    竟有部分猎仙忽然离开了戮仙台下,齐声朝温画神君称谢,谢神君指引起回归正道。

    这批猎仙表明自己的立场之后,便往观星楼而去,十万猎仙当下少了一万多。

    一名来自鹤空岛的猎仙,白须白发,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只是一双眸子略显Y鸷,他站起身,也用扩音之术冷冷道:“温画神君这一招不战而屈人之兵用得妙极!可惜,今日是斗法大会,神君不会是想用这样的办法逃避。”

    “逃避可解决不了问题。”温画莞尔,“既然如此,斗法大会开始。”

    温画飞身而起,轻点足尖停在了那星光法界下的无字天碑前,而后转身望着众仙徐徐道:“此次斗法,生死不论,碧落数万仙僚作证,只要对手能将我打败,我自会让出神君之位!这天碑之上将会刻上我和斗法者的名字,不论是谁,输了,名字便从天碑上抹去。”

    “诸位可有异议!”她道,声音有些略微的低弱。

    “无异议”

    天下人面前发下的重誓,牢不可破!

    温画点点头,抬手一挥,只听一阵嘹亮清歌破云而出,啸走带风,吞云纳月,一柄蔚长剑呼啸至温画身前,狂扫而来的剑气令无字天碑上的七重仙障都被凌空震碎。

    温画一把握住斩云的剑柄凌空一掷,那斩云神剑尖声锐啸,直冲那无字天碑而去,一剑击碎无字天碑之外的星云法界,直捣H龙,势如破竹。

    星云法界如巨石瓦砾土崩瓦解,往两边四散而去,露出光洁的玉壁。

    玉璧之上已出现有两个力透坚壁,潇洒写意的字迹:温画。

    斩云乖顺地回到温画的手中,温画转身直视面前的J万猎仙淡淡道:“谁来挑战!”

    众仙都被温画神君的气势震慑,心头惴惴根本不敢出手,良久,只听一个声音道:“鹤空岛海暮生,请神君赐教!”

    说话的人正是刚才的那位老者,只见他走上了戮仙台,手中握着一把金长剑,看的出是他的得意兵器。

    海暮生目光如电,死死盯着温画,长剑出鞘,谁料斩云剑忽而绽开千道蔚剑光,形成一道法界徐徐向外涨开,那的法界轻柔而富有张力,海暮生惊见自己的长剑连出鞘都不能,心头巨骇。

    海暮生不甘地怒喝道:“金芒!快出鞘!”

    那金芒在剑鞘之中不住地发抖,最后竟脱离海暮生的双手,“倏地”飞了出来,围绕在斩云的身边。

    斩云的法界仍旧往外扩散,那金芒突然哀鸣一声,“铿锵”倒地,连同剑鞘绣成了一堆烂铁。

    海暮生双目赤红,惊怒不已地跪倒在地捧着金芒的残躯哀嚎。

    与此同时,无数擅长使剑的猎仙腰间所系长剑无一不带鞘飞身冲向斩云的法界,又无一不如同献祭的祭礼,摧枯拉朽般腐烂。

    温画清冷平淡的声音响彻天际:“斩云是神剑之首,所有的剑见到它都要俯首陈臣或者......尽数折煞。”

    海暮生怒吼一声冲向温画,斩云发出一声短促的低鸣,静默无声地穿过了他的身T,海暮生低头怔怔看着自己的X口,似乎不明白自己连无字天碑都没有上,怎么就走向了结局?

    他的身T缓缓消逝成一缕风,仙灵则悄然被温画吸纳。

    在场剩下的八万多猎仙,经过斩云神剑删选,有三万用剑者不得不放弃斗法。

    还剩下五万人。

    “那不公平!”猎仙中有人不满。

    温画的斩云经历过沙场,又是神剑出身,即便剩下的人随身兵器不是剑,也未必敌得过斩云。

    温画被痛楚袭身,倦入眼,有些烦躁地挥了挥手:“那就给你们要的公平。”

    她静静道:“斩云,退下。”

    斩云围绕在她身边似乎不肯走。

    温画加重了语气:“退下!”

    斩云剑芒闪烁了一下,清Y着消失在天际的云层中。

    “还有谁要挑战?”温画道。

    “长新洞府,齐玉,齐林,齐英来挑战,请神君赐教!”三名青衣nv子走上了戮仙台,她们的容貌衣裳都一模一样,长相十分娇美。

    温画笑道:“怎么三个人一起挑战我?”

    那三名nv子为首的那位名叫齐玉,笑得十分天真,口齿也伶俐:“神君并没有说不可以三对一啊?”

    温画垂下长睫,有气无力道:“说的不错,本君是没有说过。”

    见她的目光掠过她们手中各自拿着的兵器,齐玉道:“神君您不用斩云,可没有说我们不许用兵器呀?”

    温画笑了笑:“那动手。”

    三nv在天碑上留下自己的名字。

    远远站在观星楼上的萧清流静静注视着戮仙台上发展的一切,眉头担忧地锁了起来,或许不应该让画儿逞能,她快支撑不住了。

    谢流年道:“那些人是不会罢休的,神君只怕有危险。”

    “不,相信她。现在还不到那个时候。”萧清流忧心忡忡,只是拼命按捺下心里的忧虑,冷静下来。

    柳铃儿怒气冲冲跑上来道:“清流哥哥,温画姐姐怎么了,我看她好像身T不太好的样子。还有那J个Jnv人三个打一个算什么!”

    萧清流不甚纷扰,对与她形影不离的段无双道:“无双,我让你们找的人呢,快去,这里有我,还有帮我看着铃儿,别让她捣乱。”

    段无双得令拉着柳铃儿走了。

    柳铃儿气不过,嘟着红唇不高兴,但又不敢违抗萧清流,不情不愿的跟着段无双走了,目光担心地看向戮仙台,暗自决定,要是那三个Jnv人敢动温画姐姐一下,她一定要她们死的比湛瑶还惨!

    戮仙台上。

    齐玉道:“姐M们,今日我们若杀了温画,就能扬名立万了。”

    齐英娇笑道:“到时候,无字天碑之上就是我们长新洞府齐氏三姐M的名字了。”

    齐琳冷笑道:“届时戮仙台该改名戮神台了。”

    “三位这般说是不是太早了些。”温画低低的声音传来,她手中已经没有了斩云剑,但长袖一舞,腰间缠绕的蓝绫缎带竟被她随身做了兵器。

    那蓝绫如灵蛇出动,裹挟着厉风朝齐玉攻去。

    温画早没了先前柔和的神,出手狠辣无情,齐玉花容失,“塔塔塔”疾步往后躲去,却被蓝绫的厉风打地摔倒在地,爬不起来。

    齐琳齐英知道自己轻敌了,互相对视一眼,两人合力朝温画攻去。

    温画收回蓝绫,振臂一撒,那蓝绫陡然撒开,矫龙出水,与风共长,成披天之势,铺天盖地朝齐琳齐英二人兜头而来。

    温画心疾频发,脸惨白如雪,奋力用手一收将那二人网在蓝绫之下。

    蓝绫如手掌一般自动收回,层层包裹,直到将那二人裹成蚕茧一般,突然蓝绫一松,丝丝缕缕回到了温画身边,齐琳齐英所在的地方只剩下两颗仙灵。

    温画将仙灵收在手心,然后融化到自己的身T里。

    她现在竟然沦落到需要借灵补灵了。

    那齐玉眼睁睁看着自己好姐M被温画这般杀死于无形,悲愤Yu绝,指着温画道:“你竟然......”

    温画缓步走到她面前声音冷如碎冰:“那么你以为这么多年,我在战场是如何活下来的呢?”

    她不再与她多费口舌,伸手往齐玉额头上一拂,齐玉成了一颗仙灵融进了她的仙气中。

    温画稍稍觉得好受些,目光看向台下那些猎仙时多了J分嗜血。

    “她居然把我们骗过来借灵补灵!”

    “我们上当了!”

    “我们一起上,杀了她!”

    数百猎仙一拥而上,只见台上蓝绫四舞,成P成P的仙灵出现。

    观星楼上萧清流知道温画已经到了极限,那些仙灵即便对她有所用处,到这里也够了。

    是时候那个人上场了。

    *****

    那些猎仙奔着不劳而获的念头来的,谁知损失惨重,不由群情激奋!

    “杀了她!”

    “杀了她!”

    “杀了她!”

    他们无法忍受自己受骗这一点,他们已发觉自己来到这里就是为了给温画神君以灵补灵,顿觉那是奇耻大辱。

    谢天官看着这一幕,面孔肃然了起来,不由怒喝道:“自视甚高!”

    萧清流站在他身边道:“谢老也看到了,这些人已经不能再留着了。”

    谢天官长眉拢着请教道:“不知清流上仙有何妙计。”

    萧清流说了什么,谢天官没有听清,因为天目峰下的猎仙们又散发出一阵可怕的欢呼声。

    被推上戮仙台的竟是一名孱弱少年,少年容貌清秀,只是看起来十分瘦弱,而他并没有习惯这个大场面,整个人走了J步J乎是想逃回去。

    台下的猎仙们已经疯狂了,蜂拥起哄着少年:“杀了她!杀了她!”

    少年转身哭道:“我,我不知道怎么杀,我,我不敢!”

    台下一名猎仙扔给他一把弓,少年哆哆索索地接了弓,就听那名猎仙道:“用这把弓S死她!”

    少年愣愣看着温画,咽了咽口水,开始搭弓S箭,可是箭身因为他的紧张与不安屡屡和弓错过。

    “杀了她!”

    “S死她!”

    少年讷讷重复:“S死她?”

    “对!S死她!”

    少年似乎受到了蛊H,举起弓,拉满弦,箭已在弦上,瞄准目标。

    突然,少年猛地转过身,凌乱的发上一根紫金的发带在狂乱地飞舞,稚N的眉微微上扬,唇边浮起一个邪气森森的弧度。

    追星楼里,南铮揉着惺忪茫然的眼,看见萧清流正坐在窗边,迷糊地走过去道:“师父,师姐呢?”

    突然,他看到窗外的高台上正在站着一名少年,南铮兀地瞪大了眼,拽着萧清流的袖子,不可思议道:“师父,师父,你看,那个人,是不是,是不是和我长得一样!”

    ......

    戮仙台下的猎仙还没反应过来台上少年的变化,怒喝道:“不是对着我们,是她......”

    可是他们很快觉出不对劲,少年露出天真的笑,狭长的眸中尽是冷酷的嘲讽:“你们是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与她对战?”

    他指尖一动,箭上“呲”地一声冒起了一团火焰,只听“嗖”地一声,羽箭疾驰飞出,一支变两支,两支变三支,而后无数支箭雨在半空铺陈开来,落到某处带起一P泼天绚丽的火焰。

    火势如一头狂暴的猛虎踏着凶狠的步伐,从人群中飞奔而出,数百名猎仙的衣F被那火焰带到了,他们根本没有余地逃跑,只能尖叫凄嚎着四处狂奔,所到之处无不再度燃起大P的剧焰,热L滚滚翻腾而起,将原本清幽美丽的天目峰下烧地焦土遍地!

    那些猎仙惊魂未定之下,又见少年手中忽然亮出一P雪亮的刀光,刀身一横,对着那无字天碑破空一斩。

    “咯”一声,天碑从顶端裂开了一条巨大的缝隙,那缝隙仿佛有生命一般在整P天碑上蔓延开来,直到那高高矗立的巨石玉壁“轰隆”一声崩塌。

    少年悠悠转身,轻而缓慢地威胁:“温画神君是我的猎物,如果你们不自量力非要和我抢,我会让你试试试什么叫做猎神!”

    众仙哗然!

    这少年竟然就是猎神!

    猎神冷星飒!

    冷星飒走到温画的身边,双手轻轻一揽,想将她拦腰抱了起来。

    温画呢喃了一声:“师父。”

    冷星飒的手顿了顿,轻轻捏着她的下巴道:“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我不是萧清流。”

    温画睁开眼,漆黑的瞳盯着他半晌,慢慢推开他自己撑着地站起来,淡淡道:“猎神?”

    冷星飒默了默道:“你什么时候认出我的?。”

    温画笑了笑:“从你假扮南铮的第一天开始。”

    “我的幻术一向高明,你不可能识破。”

    “与你的幻术没关系,只是......”温画道,“南铮从来只叫我师姐,而你叫我神君。”

    冷星飒一愣,半晌,自己也笑了出来:“原来如此,哈哈哈哈......”

    良久,他神温和下来,看着温画道:“此事总该有个了结,这些人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怎么了结?”温画知道萧清流肯定秘密和这个人商议过什么了。

    冷星飒微微一笑,口中不知默念出了什么,眉心竟凝出一颗鲜血一般的朱砂痣。

    他用牙齿咬破指尖,将血涂在眉心的朱砂痣上,那一刹,他的指尖有一道异样的七彩流光迸发而出,静如秋水,缓缓铺开,往天目峰顶的长空上漫去。

    弥天漫地每一处竟伸展织出万缕晶莹剔透的蚕丝密网,那密网仿佛正被千万只灵巧的双手编织勾成了巨大的镂空支架,凌空攀爬而起的支架开始在整个空旷之地上徐徐腾起如烟似雾的十丈千面楼阁。

    高楼之内映衬浮世沧桑,如梦似幻,囊括世间万象,楼中浮生之年,白云苍狗,欢喜苦乐伤悲却真真切切反应而出。

    而其中一层高楼上晃动的织锦流年竟与天目峰如今的场景一模一样。

    这是……海市蜃楼!

    “你是蜃国的人?”温画道。

    冷星飒仰望着自己建立起来的蜃楼,轻声道:“算是。”

    “我们在蜃楼中做什么?”

    “让你杀了我。”

    温画眉峰一跳,不解得看着他。

    冷星飒抱着自己的刀,珍惜无比地抚摸着刀身,调P地向温画眨眨眼睛:“今日,我的刀终于见到了对手,不与之大战一场,如何对得起它呢?”

    ******

    戮仙台,追星楼中,所有人都只见台上无端升起了一阵迷雾,如仙障刺不破,打不透,谁都不知道猎神和温画神君究竟怎么了。

    须臾过后,迷雾散清。

    却发现云端之上,站着的正是温画神君与猎神。

    温画手执斩云,冷星飒长刀凛冽。

    温画的斩云蓝芒耀世,冷星飒的寒月刀红芒嗜目。

    恍惚间风云变,人们忽然生出这番感慨:这才是真正的高手对决!

    真正的高手,他的对手也应该是举世无双的。

    所谓的万仙斗法大会不过是一场笑话。

    风卷云吼,迷雾重重。

    忽听一声天崩地裂的碰撞,一蓝一红两道光芒电光闪烁之间J锋了数次。

    那凄迷的杀气震慑地天目峰下众仙为之颤抖。

    只见斩云啸世斩月,蓝芒震荡山岳河川。

    斩云一剑刺入了猎神的X膛,寒月刀断成两截。

    那冷星飒露出释然的微笑,手握着斩云冰凉的剑身猛地穿剑而过,贴在温画神君的面前,趁着她错愕的瞬间,在她的唇边悄然印下一吻。

    冷星飒悄然风逝而去。

    迷雾仍在。

    猎神冷星飒,败了。...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