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网游小说 > 岳母在上[综] > 110.第一百一十章

110.第一百一十章

推荐阅读:都市极品大亨我的1979网游之大盗贼幻想世界大穿越穿越末日女配之女主重生了废土崛起敛财人生[综].[综]女主黑化之后在日本渔村的日子快穿游戏

    还有什么是比雪上加霜更叫人苦B的事呢?

    比‘雪上加霜’更叫人苦B的事是…逮住一个可能得罪不起的人物,接着把人晾在审讯室里不闻不问大半天。

    囧囧囧。

    等到回想起还有这么件事的蒙特雷中校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太好,他也不是故意要忘记,真的,确实是事情太多,一下子就把审讯室关押着的人给漏掉了喂!

    自觉一不小心给上司那原本就不平坦的前程大道上挖了个大坑,蒙特雷中校默默地抬头望天,脸P狠狠的chou了chou。

    白日里先锋号这边接收岸上部队第三纵队押送来的疑似‘C帽海贼团成员’,他去看了,对方却不是已确认的任何一位C帽海贼团成员,并且,那年轻nv人气质纯良也不像是个凶恶的海贼,紧接着又从她随身包里找到海军制式匕首一支…

    而知道海军制式匕首所代表含意的蒙特雷,当时整张脸就黑下来,那一瞬间他依稀仿佛看见了接踵而至的各式各样麻烦。

    顶头上司已经一脑袋小辫子就等被人逮着错处往死里整的紧要关头,忽然又来这么一出,饶是已经在马林弗德海军本部复杂的派系往来当中磨练过许多年,碰到这种状况,他也觉得头疼难耐。

    公事上,战国元帅办公室一日照三餐C促先锋号掉头返回东海,结果斯摩格上校Y生生当没听见继续我行我素,并且,相信很快就会和王下七武海沙鳄鱼来上那么一回不友好的会晤。

    而公事之外,先锋号逮住一位很可能是海军将领家属的nv人关押在审讯室。

    桩桩件件的意料外情况接踵而至,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简直叫人快招架不住。

    蒙特雷考虑了足足五分钟,最后还是决定依照法规该怎么做就怎么做————询问确认身份,之后看情况该放人就放人,不该放人就继续关着。

    因为做都已经做了,还能怎么样呢?

    反正,总不能只凭一支制式匕首就直接把人恭恭敬敬放走吧?那样别说斯摩格上校回来知道了会大发雷霆,就是蒙特雷自己也G不出那种…对上位者阿谀献媚之举。

    那种碍于SJ或畏惧权势而妥协的行为,蒙特雷相信他上司肯定不屑,他自己也一样做不出来。

    要是一早就学会奉承上司和同僚打好各种关系,斯摩格上校也不会受到排挤,最后只能屈身呆在小小的罗格镇海军基地。

    要是懂得公S不分,只会以高级将领喜恶为准则行事,蒙特雷也不会受到战国元帅的信任,虽说为人圆滑凡事总要三思后行,可是最初最初,加入海军时的信念与坚持,他始终铭刻于心。

    想太多容易模糊前进的道路,他们身为军人,应该只以[法]为准则。

    …………

    更何况第三纵队也没做错。

    看到制式匕首蒙特雷就让德鲁少尉不要急着开始询问而是先让那人呆在审讯室,随后他联系岸上部队收集旁人的证词。

    不到半个小时,汇集的证词报告就到了蒙特雷手上:

    现在关押的人确实和C帽海贼团有关联,不止先锋号岸上部队看见,城镇里也有民众目睹,C帽带着她躲避海军追捕,她也不是被挟持的样子,甚至看起来彼此间很熟悉。

    根据收集来的线索推断,相信那年轻nv人和C帽海贼团一行人,至少是认识。

    而…与海贼团相识,这要说起来可就微妙得很了,不是吗?

    拿着调查报告,蒙特雷觉得自己要患上偏头疼,这实在不好处理啊~

    要是她和先前J次类似事件里的当事人一样情况还好,如果只是得到C帽一行人帮助,或者仅仅相识没有别的特殊J情,那就好办。

    比照先前例子,确认没有瓜葛,先锋号这边装糊涂抬手放过就好,毕竟执法的宽松或严苛,很多时候可以根据实情自己拿捏尺度,平民与海贼稍有关联,海军也不是一定就要把人当成不法分子逮捕关押,太过严苛对民众不公平。

    海军是守护者而不是杀戮机器。

    可如果…那年轻nv人和C帽海贼团J情深厚,那就麻烦了。

    可疑分子自然必须收监,麻烦的是,她如果是海军家属,先锋号一旦关押她,给她制式匕首的那位目前身份不明的海军将领势必有所反应。

    虽然先锋号是依法行事,却难保之后不会被对方挟怨报F。

    那种结果谁都说不准,蒙特雷头疼的是这个,别以为‘海军家属’好得罪,要知道‘枕头风’从来都威力巨大,不定到最后吃亏的就是他们,并且首当其冲会是他上司斯摩格上校。

    也因着这点忧虑,蒙特雷决定让那年轻nv人呆在审讯室里,当然也J代那边不要对她做什么,他原是想着要找出个稳妥的策略解决这件事…

    …………

    结果办法还没来得及想出来,先锋号瞭望台就打出发现异常情况的旗语:距离军舰停泊港口十J海里外的东边海面发现C帽海贼团的船。

    收到讯号,先锋号全员进入备战状态,蒙特雷急匆匆赶赴控制室,临时接手指挥权,随即下令军舰启航追击海贼船。

    动力室收到命令都还没来得及行动,东边海面再一次出现异常状况————远远的海面上出现挂着统一旗帜的船队,气势汹汹向着C帽海贼团的船B近。

    透过瞭望镜,蒙特雷确认了那些船舶的标志,它们属于近些年在伟大航道很活跃的组织,巴洛克工作社,而所谓的‘工作社’实际上做着X质不明的事,概括点说就是搜罗钱财,猎杀赏金犯,寻找宝藏,只要和钱有关的事J乎都做…

    然后,看清楚船队标志的蒙特雷刚想着,巴洛克这些人估计是想要C帽那颗价值三千万的人头赏金才追击海贼船,下一刻,凭空生出的金红火柱贯穿了东边大P海域。

    震耳Yu聋的轰鸣声,火焰呼啸着吞噬了海面,刺目火光升起复又消散在空气中,P刻过后,高热混合着灰烬,被海风捎带着扑入鼻端。

    仅仅是一击,巴洛克工作社整支船队瞬间灰飞烟灭。

    蒙特雷看见了那个黑发年轻人,透过拿在手中的望远镜镜头。

    赤着上身,后背脊纹有白胡子海贼团标记的年轻男人远远投来一瞥,隔着漫长距离,对方精准找到他的视线,目光透出锐利的森然杀意,与冷冷的警告。

    白胡子海贼团,二番队队长,波特卡斯.d.艾斯。

    一击全灭巴洛克工作社船队,留给先锋号警告一瞥,黑发年轻人随即乘着小艇折返来时的那艘船,C帽海贼团的船。

    先锋号没有继续追击,蒙特雷下令军舰驶往东边海域收拾残局,放任C帽海贼船扬帆远行————不是不想追剿而是当前形势不允许。

    火拳在C帽的船上,那位近些年声名鹊起的海贼是自然系恶魔果实能力者,斯摩格上校不在军舰上,凭先锋号此时战力根本无法与之抗衡。

    双方实力差距悬殊,即使事后被责问,蒙特雷也做不到拿军舰上士兵的命去拖住敌人脚步,他只能咬牙改变航向,前往东边海域搜寻是否有幸存者。

    …………

    先锋号赶到时只看见满目疮痍,海面上漂浮着未燃尽的船只残骸,黑烟顺着海风向天空攀爬,有侥幸未死之人在波L间半浮半沉呻/Y哀嚎…地狱般的场景。

    打捞伤员,通知岸上医院,收拾残局…

    蒙特雷马不停蹄的处理那些火烧眉mao的棘手事务,忙着忙着忙到现在,然后他才惊悚的想起自己一直把人关押在审讯室里不闻不问…

    原本想着要稳妥解决,结果变成把人往死里得罪————愣愣的环顾周遭一圈,之后,蒙特雷面无表情的在心里失意T前屈。

    斯摩格上校已经领着上岸的那三分之二兵力折返,顺便还押回一些城镇里逮住的巴洛克工作社成员,都是杂兵的样子,不过也得分出人手去审讯关押。

    另外,先前蒙特雷下令联系的这港口城镇医院也派遣医务员抵达,正在救援东边海面巴洛克船队沉没后打捞上来的一些伤患。

    甲板上乱哄哄的,一P吵吵嚷嚷里猛然忆起噩耗的蒙特雷,捧着脑袋站在原地发愁…

    良久,左思右想还是愁得不行的蒙特雷中校深深叹了口气,随即拖着迟钝步伐朝甲板一角的斯摩格上校走去,准备把实情报告给他长官。

    反正得罪也得罪了,他边走边这么想,那位至少不是无辜,询问也是必须程序,他这边要做的是提前报告给他长官,让斯摩格上校事先了解实情,至于后续…

    花了J分钟时间一五一十叙说完毕,蒙特雷中校看了看他长官的侧脸复又收起视线,垂下眼帘,遮去眼底飞快掠过的一丝狠意。

    至于后续,那就要看那年轻nv人识不识趣。

    识趣的话双方各退一步当成误会随手解开,不识趣的话…

    …………分割线…………

    任何一处带有关/押意义的场所总是带着压抑味道。

    先锋号审讯室也不例外。

    蒙特雷中校跟在先锋号最高指挥官斯摩格上校身后,时隔半日再次看见那年轻nv人,对方仍旧坐在角落,姿势和他离开时看见的一样,象是进入监/禁/囚/牢她就没有动过。

    此时听得有人靠近,她回过脸来,直等到蒙特雷和上司在牢笼前站定她才缓缓起身,理了理纱裙,脸微微抬高J分,隔着粗黑铁栏杆看着人的目光显得平和。

    蒙特雷站在上司身侧,眉心微不可察皱了皱————对方太镇定,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情绪激烈之人通常Se厉内荏,这年轻nv人看上去一点也没有愤怒或者畏惧…

    试想有谁被关押了还漫不经心?更何况是与海贼有关的人,即便是海军家属,证据确凿的情况下也逃不过牢狱。

    她表现得不在意倒是叫蒙特雷脑子里那根戒备神经更是绷紧J分,因为有句话说得好,会溺死人的河流看起来都很平缓,她这样是笃定没人奈何得了她?

    …………

    半晌,蒙特雷听见他长官斯摩格上校哼了声,紧接着又敲了敲牢笼的铁栏杆,用的是来的路上蒙特雷呈J的那柄制式匕首。

    海楼石刀刃敲击在钢铁上发出钝闷声响,斯摩格上校的声音混在其间,冷冷的音Se,带着显而易见的怒意,“我不管你和谁谁谁有关系,现在你只需要老实回答问题。”

    “C帽海贼团到阿拉巴斯坦打算做什么?”

    “这国家的公主也和海贼混在一起,对吗?”

    斯摩格上校丢出的问题叫蒙特雷低低的倒chou一口气,一时瞪大了眼睛————公主?阿拉巴斯坦的公主也在那艘船上吗?

    怔愣过后,蒙特雷痛苦的呻/Y一声,J乎忍不住想捂脸,他错了!他不该先把实情告诉他长官,他怎么给忘记了!斯摩格上校是个非常、非常、非常、厌恶裙带关系的人啊啊啊!

    P刻过后,许是得不到答案,再次开口时,上司的语调掺进J丝恶意,“回答问题,nv人,别想试图蒙混过关。”

    蒙特雷看见他上司微眯起眼睛,面上流露出半是讥讽半是恨怒的神Se来,停顿J秒钟复又哑声说道,“你——”

    斯摩格上校的话才刚开了个头,顷刻间又被一阵由远及近的奔跑声给打断。

    [碰——]一声,审讯室的门被重重撞开,外边的人随即叫道,“斯摩格上校!咦?安娜?”

    一前一后两个名字,后一个却是陌生…牢笼前的蒙特雷和他上司一起回过头看向门口,冒冒失失闯进来的是达斯琪上士。

    著名刀痴和深度近视眼姑娘一脸呆愣,嗯~这次眼镜倒是架在鼻梁上,也因为戴着眼镜,蒙特雷发现他们基地的小姑娘直直盯着他…身后的牢笼,表情显得非常惊讶。

    于是————‘安娜’?

    蒙特雷回过头,看向后边的年轻nv人,她同样是一副很讶异的样子,不过显然不是看见熟人的表现,那样子反而象是被认出来之后的愕然…

    安娜?她的名字吗?

    …………

    短暂的静默过后,达斯琪上士回过神,许是惊觉自己行为不妥当,年轻姑娘慌慌张张低头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马上…”

    “等等。”斯摩格上校开口制止了上士转身阖上门退场的举动,音Se也微不可察缓和J分,“达斯琪你认识她?”

    “诶?”上士动作一停,推了推眼镜回答道,“不…”视线再次落到牢笼内,神Se里浮出J丝犹豫,隔了会才说道,“安娜姐不认得我,那个,我是黛西的…我在黛西那里见过…”

    见他们的上士一副手足无措不知怎么是好的样子,蒙特雷叹了口气,开口,“说重点。”

    “你是黛西的小MM吧?”斜地里横cha/进来的声音打断了达斯琪尚未出口的回答,音Se沉静,带着浅浅的安抚味道,“J年前听她提起过,原先住她隔壁的小MM加入海军作战部队。”

    蒙特雷愣了下,回过头却见年轻nv人恰恰收回望向门口的目光,视线对上他的随即微微一笑,神Se里有些无奈,“原海军综合医院护士,安娜。”

    “番号。”蒙特雷也懒得计较那个‘原’之后的‘现’是什么,开口就直击重点————番号,每一位海军人员必须牢记的身份数字,即使非作战部队的附属单位,只要是军方登记在案人员都有属于自己的番号,它记录了身份信息,凭番号查证资料。

    开口之后,蒙特雷目光错也不错盯着年轻nv人,番号做不得假,她答不出来的话…

    对方沉默J秒钟才慢慢报出一系列数字。

    得到番号数字,边上的斯摩格上校一言不发挥了挥手,接着一旁记录审讯口供的士兵起身,拿着写了数字的纸页匆匆走出门去确认真伪。

    待得那士兵离开,蒙特雷就见他上司转身折回记录桌那边扯过一张椅子坐下,眯着眼睛,面Se看上去越发Y郁。

    上士达斯琪站在门口J经犹豫,最后咬了咬牙走进来,磨磨蹭蹭走到斯摩格上校坐的位置后边,眼神不时停在牢笼那里,目光藏着些担心。

    蒙特雷想了想也走过去,站定之后盯了他们的上士一眼,无声的警告对方不要感情用事,对上他的视线,小姑娘怔了怔神Se复又一凛,接着背脊挺了挺,抿紧唇稍,目光直视前方不再看向牢笼。

    …………

    室内一时安静下来,蒙特雷垂下眼帘,叹了声,不过到底没忍心责难年轻的上士。

    ————达斯琪来得不是时候,斯摩格上校把握好的审讯节奏被打断,他们失去主控权,再要给对方造成威慑感可就难了。

    不过算了,问出番号,至少能查明身份…以及年轻nv人身后的男人。

    …………

    等待的时间不算太漫长,也不知是不是错觉,听得卫兵折返的脚步声…蒙特雷总觉得…他眼角余光里看见的那年轻nv人神Se有些儿变化。

    也不是即将被揭穿前的心虚或者焦躁,真要说的话应该是很…呃~象是往日里他自己被一个三白眼从来我行我素的上司,一个刀痴眼镜娘天然呆,一帮子二货海兵,加起来闹得无比糟心的表现?

    总之这种被天打雷劈的表情实在是…

    刹那间觉得‘发现有和自己一样苦B的人于是诡异圆满了’的蒙特雷嘴角chou了chou,接着强迫自己回过神来关注正事:

    去而复返的卫兵捧回一只通讯中的电话蜗牛,开口道,“报告,番号身份确认,安娜,隶属海军科学部,另外——”

    把手上的电话蜗牛往前一递,卫兵隐蔽的抖了抖,“斯摩格上校,H猿大将来电。”

    这边卫兵的话音落下,那厢电话蜗牛咧开嘴,拟人形态的脸上露出不太高兴的表情,“耶~我要和安娜通话啊~你长官这张脸我一点也不想看见啊~”

    “你对我的安娜做了什么啊?斯摩格。”

    “要是这样那样,我可不会允许哦~”

    还没等从海军大将致电的惊讶里回过神,蒙特雷就先被来电的内容和那位本部大将说话的语气惊得起了一身JP疙瘩,呆了呆,迟钝的环顾室内一圈,随即发现在场所有人的表情依次是这样的:

    斯摩格上校:(╰_╯)#

    达斯琪上士:Σ(⊙▽⊙"a

    拿着电话蜗牛的卫兵:╥﹏╥...

    最后,关押在牢笼里的那年轻nv人,隔着铁栏杆投向电话蜗牛的眼神简直无法形容,象是吃苹果吃到半条虫子那样,整张脸都扭曲。

    …………

    P刻过后,带着明显是在磨牙的说话声从她那边传来,“H猿大将先生。”语调节奏缓慢,掺了说不出的恼怒和Y森味道,“首先我不是‘您的安娜’,第二,这样那样是怎样?”

    “耶耶~果然是安娜的声音。”她话音落下,电话蜗牛那头的语气就变得很愉快,接着又笑道,“耶~既然是安娜,那么斯摩格…”

    说到此处拟人化的笑意淡开,再次开口时,彼端响起的声音变得冷意十足,“带着安娜立即返回马林弗德。”命令式,不容反驳的口吻,“她的安全是即刻起先锋号全员唯一的任务。”

    语毕停顿下来,仿佛是考虑P刻,电话蜗牛头部竖起的触角眼P撩高些,拟人化的脸部露出似笑非笑,精明又冷酷的神Se,“耶~斯摩格,你在罗格镇也该把X子磨得圆滑些了,别管不该管的事。”

    也是直到此时,沉默许久的斯摩格上校才用沙哑的声音反问道,“比如说沙鳄鱼?”

    “耶~这个嘛————”

    H猿大将慢条斯理的拉长尾音,却不想…下一秒,坐在椅子上的斯摩格上校猛地起身,抬手抓过电话蜗牛直接就切断了通讯,随即下令,“启航,去追击C帽小子。”

    “沙鳄鱼不管在谋算什么,阿拉巴斯坦的公主在C帽船上,他们一定会有冲突。”

    “现在开始屏/蔽本部那边发来的信号,让H猿那混蛋见鬼去。”

    …………

    蒙特雷呆呆的看着他上司狰狞无比的脸Se,想了想,眼前微微一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