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灵异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246章 剑神一笑(二)

第1246章 剑神一笑(二)

推荐阅读:嫂子的丝袜阴阳鬼医丝袜老师宝贝真乖(高H)无处不在的丝袜生活《妻欲:欲望迷城 H 版》绝色小姨的诱惑乱系列姐夫搞小姨子系列辣文短篇合集公交

    临闾镇,距山海关百里之地。【无弹窗..】

    这个镇不大,镇上连个衙门都没有,若是有人要打官司,那得到几十里外的抚宁去报官。

    但这个镇子却也不似苍灵镇那般小,至少这儿的客栈不止一个,而且镇上的住户、商铺还有往来的商客都不少。

    几个月前,恐怕没人能想到,这个不大不小的边关小镇,竟会成为整个武林的中心。

    而现在……

    高门大派的头头脑脑,成名已久的奇人异士,乃至是隐世多年的世外高人……都已聚集到了这里。

    他们的目的是相同的,只为了一件东西——剑舞草记。

    江湖,是个奇妙的地方。

    在这里,任何人都可以去追求一些本不属于他们的东西,只要他们有那个能耐……

    而所谓道义、公理,很多时候只是一种方便人们行事的借口罢了。

    在江湖中立足,最重要的实力。

    没有实力支持的道义,就是狗屁。

    狗屁都不如。

    有实力的人,都懂得这个道理,所以,他们只在自己需要的时候,才会把那狗屁亮出来放两声。

    段克亦,也是这种人。

    当然了,在这次的事件中,他的确是占了几分道理的。

    按照他的逻辑,自己的徒弟遭人灭门,他找真凶报仇,那是顺理成章的事。而“剑舞草记”是凶手从江三那里抢走的,他段克亦把东西再抢回来,也很合理。至于抢回来之后如何分配嘛……既然江家已经一个人都不剩了,剑谱由他这个当师父的接手,也说得过去。

    总之,段克亦是很坚持这套理论的,即使它听起来有点儿牵强,但总比“谁抢到归谁”那种思维要讲道理。

    可惜,连段克亦自己都明白——江湖,从来就不是一个讲道理的地方。

    一无所有的人,能在这里得到金钱、名誉、地位、美人……

    应有尽有的人,也能在这里失去一切。

    这有道理吗?

    就算有,恐怕能参透这道理的人也是万中无一。

    因此,段克亦的那点儿道理,在别人看来就是狗屁。

    今天哪怕是江三起死回生了,也没人会承认这剑谱是他的,何况是你段克亦?

    说到底,这从来都是一场“谁抢到归谁”的游戏。

    那么,来参与这场游戏的人当中,有哪些人是最引人注目、或者说最有实力的呢?

    目前看来,有四个人。

    第一人,正是段克亦。

    江三以“横江剑”之名扬名武林,而段克亦这个教他武功的“师父”却并不以剑法闻名,从这点上……已可见后者的武学之博。

    其实,“江三授业恩师”的身份也并不重要,“点苍掌门”和“探云侠客”的头衔,才是重要的,因为那象征着实力。

    在这个时代,点苍派是势力最大的名门正派之一,无论是门下弟子的人数、素质,还是在道儿上的生意、威望,都可说是出类拔萃;能居于此派“掌门”之位的男人,其武功和城府……当真是难以揣度。

    在这“实力”的基础上,结合先前的那番“道理”,段克亦自当在四人中占据一席之地。

    再来,说那第二人……

    棉道人。

    道士,多以草木为号,如“石、梅、竹、泉、溪”等等,以显得清雅,脱尘。

    但“棉道人”这称呼……确是有点儿怪。

    从这名号里,你非但听不出多少清雅,还能听出几分软弱的感觉。

    然,这棉道人的武功,却和他的道号截然相反。

    没有人知道棉道人的武功是哪里学来的,也没有人知道他究竟是在哪个道观出的家;人们知道的就是,有一天,江湖上忽然出现了一个使剑的道人,他用的是一把乌黑的玄铁重剑。

    此剑奇钝无比,好像连刃都没开。但……无数的高手,都死在了这把钝剑之下。

    行走江湖至今,棉道人还未尝败绩。

    似乎……他想要的东西,就能得到,他想办的事情,就能办到。

    接着,是第三人。

    冷欲秋。

    这应该是四人中最神秘的一个。

    他没有朋友,尽管很多人都想成为他的朋友。

    他也没有仇敌,因为成为他仇敌的人很快就会从这世上消失。

    他的话很少,好似多说一个字对他来说都是一种损失。

    他的事迹也很少,因为他很低调;而这份“低调”最主要的体现就是……他手下很少留活口。

    真正厉害的杀人者,并不是那种让你一听名字就会闻风丧胆的人;而是那种明明血债累累,但当他站在你面前时,你却依然对他一无所知的人。

    冷欲秋,就是这种人。

    虽然他终究还是成了名动江湖的角色,但和其他人不同的地方是,整个武林,没有人……或者说“活人”,见识过他的武功。

    人们只能望着他那柄仿佛从未出过鞘的剑,自行去想象这剑下曾经有过多少亡魂,以及这些人被取走性命的过程。

    只是“想象”而已,因为“试探”,可能会让你变成那些亡魂中的一员……

    那么……最后,来说四人里剩下的那位……

    王穷。

    这个人,并不是什么武林中人,而是一个商人。

    很遗憾,他没有像很多作品中的商人一样拥有一个像“钱百万”那样的名字。

    当然,王穷也不是他的真名。

    作为一个从记事起就已流落街头要饭的人,他从小被人叫得最多的名字应该是“小叫花子”或者“臭要饭的”,至于他的父母管他叫什么,可能得等他到九泉之下和他们相见时才能问出来了。

    简而言之,“王穷”这两个字,是他自己起的,他希望这个名字可以时刻提醒自己贫穷的滋味。

    因为他知道……只有穷过的人,才真正明白钱的价值。

    一个天生的富人,和一个过了半辈子穷日子之后才富起来的人,对钱的理解是不一样的。就好比一个生来健全的人,和一个生来就瘸、到几十年后又奇迹般被治好的人……对于走路这件事的看法绝对不同。

    王穷……自然属于后者。

    他曾经比谁都穷,穷得抢别人院儿里的狗饭吃、穷得躲在猪圈里取暖;而他现在比谁都富,富得想把钱花完都不知道要花多久,富得能买到任何东西……

    和之前提到的那三位不同的是,王穷应该是这场“游戏”中最安全的一个竞争者;因为他没有以身犯险的必要……他可以等,等到最后的最后,用他手上最有力的、也是独一无二的武器——金钱,去获取最终的胜利。

    事实上,这次聚集到临闾镇上的人中,有一多半儿,等于就是去给王穷卖命的……

    这些人对剑谱的兴趣并不是很大,他们的想法是:练武功、混江湖是为了什么?不就是想要名和利吗?把剑谱卖给王穷后,拿到一笔一辈子都花不完的钱,不就等于是绕过那复杂危险的过程直接达到终极目的了吗?

    所以说,根本不属于江湖的王穷,反而是四人当中赢面最大的一个……不得不说,这是一种讽刺。

    …………

    正午,艳阳高照,地上的积雪却还是没化。

    “客来轩”的大堂里,显得热闹非凡。

    除了那些要茶水的,点吃食的客人,还有一大群进进出出、来来往往……不知在忙些什么的家伙。

    这番景象,搁在平日里,就只有在早晨才会出现。

    像这种边关小镇,来得最多的自是那些商旅;天蒙蒙亮的时候,那些急着赶路的客人便都起来了。各式各样的人争着要茶要水、抢着将自己的骡马套上车;那段时间,店里的伙计恨不得把两只脚都提起来当手用,那是一天中最乱的时候。

    然而,自打“剑舞草记”将在除夕夜于临闾镇出现的消息传开,这镇上的每一间客店,几乎都是在这种状态下从早忙到晚。

    客店的掌柜们也是喜忧参半,喜的是日进斗金,忧的呢……自是怕那帮客人闹出些事来。

    “啊——”

    这不,就在这腊月二十九的午后,一声惨叫,成了这锅浑水中爆开的第一滴滚油。

    与惨叫声同时响起的,是一阵木窗破碎、以及人身从高处摔落在地的动静。

    很快,客来轩门口的大街上,便多出了一具尸体。

    街上的行人迅速聚集成圈,保持一定距离观望着,七嘴八舌地说着什么。

    大堂里的客人中……有些立刻就跑出去看了;有些则坐在原位、稳如泰山,好像外面什么也没发生;还有些,先是在第一时间就站了起来,但在思索了片刻后,又重新坐下。

    “落下来的,应该是马大胡子。”不多时,一张方桌旁,一个面对大门坐着的方脸汉子如是说道。

    “嗯。”坐在他旁边位置上的一名老者接道,“破掉的窗户,就是马大胡子那间房的。”

    方脸汉子道:“马大胡子的武功不弱。”

    “不弱。”老者道:“仅凭那手‘双形催命掌’,他也可位列一流高手了。”

    方脸汉子道:“但他现在死了。”

    老者点点头:“看来是死了。”

    方脸汉子道:“一个擅用掌的人,像这样被人向后打飞,破窗坠亡,说明什么?”

    老者笑了笑:“说明那间客房里,有一个比他更擅用掌的人。”

    方脸汉子道:“那种人不多。”

    老者道:“不多。”

    方脸汉子道:“点苍掌门段克亦算一个。”

    老者附和道:“嗯……以段掌门的内功,只需以力破巧,便可胜那马大胡子。”

    方脸汉子又道:“狂虎帮帮主,‘虎面罗汉’屠纪……也算一个。”

    老者道:“罗汉斗虎掌,确是比那双形催命掌更胜一筹。”

    方脸汉子再道:“丐帮的罗残帮主,自然也得算一个。”

    老者道:“罗帮主既已练成了失传多年的降龙十八掌……那肯定要算他一个。”

    话至此处,方脸汉子耸肩一笑:“刘伯,那您觉得……杀死马大胡子的是哪一个?”

    刘伯回道:“少爷聪颖,想必心中已有了答案,老朽愚见……不说也罢。”

    “呵呵……”方脸汉子又笑了,“刘伯说笑了,我那‘眼功’还不及您老的一半,就凭刚才马大胡子坠落时那匆匆一瞥……没准我就看差了呢。”

    刘伯被这“少爷”恭维了一句,却也没露出什么喜色:“即使只是一瞥,少爷定然也已看出……杀人者是故意‘以掌制敌’来隐藏真实身份的事了吧?”

    少爷脸上的笑意更盛:“那是个用剑的人。”

    刘伯道:“是。”

    少爷道:“用剑的人里,能用掌功杀死马大胡子的,也不多。”

    刘伯道:“符合这一条件,又正好住在这间客店里的,只有一人……”

    就在这两人的对话进行到这里时,大门那边,有一男一女二人,绕开人群走进了店里。

    那男的看上去二十出头,剑眉星目,相貌俊朗,身后背着一把长剑;跟在他身旁的姑娘与其年纪相仿,生得也是十分标志,长了一张惹人怜爱的娇俏面容。

    坐在客店大堂里的老江湖们个个儿眼光毒辣,只看一眼,他们就推断出……这两人不是情侣、就是兄妹、亦或是非常亲近的师兄妹。

    虽然这对男女并没有做出任何亲昵的举动,但从他们之间保持的距离、走路时的频率、以及举手投足间流露出的默契度,已足够看出他们的关系相当亲密。

    “掌柜的,还有客房吗?”那男青年几步就走到柜台前,面对掌柜,张口就问。

    掌柜的反应也挺快,他的注意力瞬间就从门外的死尸上移了回来,几乎是出于本能地回道:“呃……这位客官,最近……小店的客房有点儿紧张……”

    “我明白。”男青年知道那掌柜是什么意思,“我们只要一间房就行,价钱嘛……您按‘现在的价儿’开。”

    “诶~好好。”客来轩的这位掌柜很贪财,胆子也不小;所以,即便门外那条人命还没有个说法,他还是在听到了男青年的话后,立即就眯起一双小眼睛笑了起来。

    他就这么笑着拿出了记账的簿子,抄起毛笔就写,边写边问:“这位少侠,还请留个姓名。”

    男青年用很平静的语气回道:“皇甫明康。”(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