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军史小说 > 醉枕江山 > 第二十九章 我只能讲我六岁之前的故事

第二十九章 我只能讲我六岁之前的故事

推荐阅读:重生之我是慈禧娇娇倚天风花醉田园满香:傻子相公好腹黑美女老板赖上我都市全能系统村孽新婚换爱抗战之超级兵锋秀才的逆袭无敌天下

    天ai奴洗净手,走进厨房同时,已把那替换下来万能床单改制小围裙扎腰间。

    水盆里,鱼跳、虾蹿,案板上摆着一砣羊R。

    杨帆眨了J下眼睛功夫,米已淘好下锅,葱、姜、蒜已剥好、拍扁、切丝以备用。

    杨帆又眨了J下眼睛功夫,一条鱼已除腮、去鳞,清洗G净,放进一只敞口盘子。

    葱段、姜丝、料酒、酱油等配出佐料往切了数条斜口鱼身上一浇,盘子往旁边一推,天ai奴又抄起了刀。

    一口刀她手中上下翻飞,管只用一只手,不消P刻,羊R便成了一砣鲜红RP儿。

    “咚”地一声,刀往案板上一扎,刀柄还嗡嗡地颤着,天ai奴已俯身添了J块柴进火灶,备好一只盆里用皂角清洁了手,拿起J只大枣,灵活地剔去核,丢进米锅。

    伙计送来时就已收拾停当一只肥J再度清洗一下,腹内塞进各种佐料喂上味儿,枣R沫糊粥已经煮好了,米饭香气扑鼻而来,这边又把鲜鱼放上蒸锅,顺手一抄,一把切好姜丝葱丝,便盖满了鱼段。

    杨帆正盯着那盖葱丝姜丝下全须全尾大鱼发呆,J块ru酪又丢进了水里,天ai奴玉臂轻扬动作,信手挥洒姿容,就像一位书法大家正挥毫泼墨,书就一篇绝妙好字般写意自如。

    鲜鱼不用蒸得太久,当那鱼鲜香和ru酷N香从锅盖边缘随着蒸气流逸出来,馋得杨帆口涎直流时,肥J又被送进了蒸锅,而这时那盆蹦蹦跳跳鲜虾业已滤去清水待用了。

    倚门边甩手大爷只觉得自己很饿,越来越饿,可他不舍得走开,他从不知道,做也可以如此优美、如此雅致。男人是不下厨,一辈子怕连厨房门都难得进上一回,可要是厨房里也有如此美景,便下下厨房又如何?

    杨帆盯着腰间扎着青布小围裙天ai奴,腰身细细,仿佛一棵水灵灵小白菜。

    杨帆看来,她无疑就是此间厨下可口一道菜,秀Se,真可餐。

    那盘可口小白菜还厨下忙碌着,不管是挥起炒勺,抄起菜刀、撒下葱花,还是刀下如飞地切着羊R,就连她俯身添柴动作都充满了艺术美感,仿佛她不是炒菜,而是翩跹起舞。

    似乎感觉到了杨帆注视,天ai奴忽然头也不回地问道:“你知道我喜欢做事是什么吗?”

    杨帆摇摇头,道:“不知道!”

    天ai奴深深地嗅了口饭菜香气,振奋地道:“做饭!我喜欢事情就是做饭!!”

    杨帆微囧:原来,是个吃货……

    ※※※※※※※※※※※※※※※※※※※※※※※※※

    葱醋J、ru酷蒸鱼、光明虾炙、小炒羊R,枣R沫糊粥,一一摆上了J案。

    杨帆和天ai奴分据J案两边,跪坐如仪,举案齐眉。

    桌上菜很丰盛,只是没有青菜。

    杨帆好不容易改善一次生活,当然不会买青菜,天ai奴也没挑剔他买回来食材。因为隋唐以来,胡汉杂居,化、F饰、饮食等各个方面都受到了胡人胡风影响,做了很大改变,食下豪门权贵家菜谱上本来就很难看得到青菜。

    杨帆吃很香,肚子吃很圆,一条一斤八两六钱肥鱼、一只三斤四两肥J,半斤羊R,一盘河虾J乎被他一扫而空,连那锅粥都被他吃下去了大半。

    天ai奴捧着饭碗,看得空荡荡盘子问他:“你是不是饿死鬼投胎?”

    杨帆捧着溜圆肚子,叹息道:“这是我这辈子吃过香一顿饭,不如……你就不要走了吧。”

    天ai奴瞟了他一眼,淡淡地道:“你请得起我这个厨娘?”

    杨帆咳嗽一声道:“一定……是做厨娘么。”

    天ai奴小口地扒着米粥,从那被杨帆扫荡一空盘子里挟着一点幸存剩菜,压根没有理他。杨帆眼珠转了转,忽然嘿嘿地笑起来:“我来算算,哎呀,你到我家,今儿正好是第三天。”

    天ai奴扬起一双剪水双眸,诧异地“嗯?”了一声。

    杨帆坏笑道:“媳F过门第三天,可是要下厨作饭。”

    天ai奴“哼”了一声,板着脸依旧不理他。

    杨帆揉揉鼻子,试探地道:“对了,你给我那支钗子,居然换了两千八百钱,我对你真是越来越好奇了,从你言谈举止,还有你随随便便拿出一支钗子就能这么值钱,你一定出身大富之家,还需要做贼?”

    天ai奴停了箸,淡淡地道:“还是忍不住想要打听我身世?”

    “呃……你可以不说。”

    天ai奴摇摇头,沉Y一下道:“说也无妨。不过……我只能告诉你我六岁之前身世。”

    杨帆振奋道:“那也可以,你说。”

    天ai奴静静地想了一阵,轻轻说道:“我家住关中周至县,家里没有什么特别,父亲就是一个普普通通农民,有十J亩旱田地。永淳元年五月时候,关中大旱,赤地千里,继之以蝗虫,庄稼本来就枯死了,又被蝗虫啃个精光。”

    这个开头,恐怕绝不是一个愉故事,杨帆不由敛了笑容,静静地听着。

    天ai奴道:“官府筹措不到足够粮食赈灾,为了活下去,阿爷卖掉了家里十J亩田,可那时米价已经涨到一斛万钱,这点钱够活J天呢?很,城里乡下,哀鸿处处,人多相食,死者枕籍于路。”

    天ai奴黯然道:“祸不单行,紧接着又发生了大瘟疫,灾民们拖儿带nv,白天乞讨,晚间就露宿街头,不少人睡梦里就口吐H水,陈尸路旁。当时有一首民谣说:“李四早上埋张三,晌午李四又升天。刘二王五去送葬,月落双赴鬼门关……

    饿疯了饥民开始不择手段。有人刚买馍被饥民抢走,眼看就要追上,饥民就把馍扔进马尿里再踩上一脚,被抢者只好作罢,饥民再拣起馍,狼吞虎咽。树P都被剥光了,露出白花花树G,树叶也被蝗虫和饥民啃光。

    不少人开始吃观音土,明知道吃了依旧是死,但是胃里不填上东西真饿慌呀。我们村里有个人卖光了地,又卖了Q子,后把饿死四岁儿子用炕席卷了一埋,奔往他乡逃命去了。

    还有一个寡F,家里有上百亩田,村里算是很富有,这时也难以维持了,她有一儿一nv,年纪都不大,为了养活儿子,保住亡夫一点血脉,她亲手把自己年Ynv儿摁进水盆里活活溺死。”

    天ai奴抬起头,看着杨帆,认真地解释道:“你是不是觉得这些和我没有关系?我说这些,其实只是想告诉你,当时到底有多惨,很多远比我家富有人家都活不下去了。所以……不管我爹娘对我做了什么,我都不恨他们,从来没有!”

    杨帆心轻轻一颤,凝视着天ai奴晶莹目光,有心叫她不要再说下去,可是迎着那样目光,竟连话都说不出来。

    天ai奴默然P刻,继续道:“成群结队饥民一路东行,向关外、向洛Y去逃生。逃难人多如牛mao,他们衣衫褴褛,骨瘦如柴,走着走着,就有人倒下,荒野里到处都是狼和像狼一样凶狠野狗,它们根本不怕人,甚至窜到十室九空村庄里,把残存人类当成它们口食。

    陇西有许多人跑到关中来买老婆,但是他们不准带孩子,我亲眼看见一个陇西汉子,把一个颇有J分姿Se年轻F人抱上了驴背,却夺过她怀中孩子,扔G涸Y沟里。阿爷……”

    天ai奴声音颤抖起来:“阿爷无奈之下,也把阿母卖掉了,可是换来粮都不够吃三天。管它呢,那时候,只要能有一口吃,只要能多活一刻,还有什么是不肯做?许多F人被迫卖身,卖一次身子,只能换回一碗米汤。”

    天ai奴长长地吁了口气,幽幽地道:“卖了阿母换回粮食吃完了,阿爷就直勾勾地盯着我看,那时我好怕,以为阿爷要吃掉我,结果……他只是把我叫到一口枯G井前,把我推了下去……”

    杨帆身子一颤,嘴唇翕动了J下,却说不出安W话来。

    天ai奴道:“阿爷又丢了些砖石瓦砾下来,然后就不知往何处逃命去了。”

    杨帆轻轻握住她手,她手冰凉,正轻轻发抖,杨帆一握住她手,她立刻反握住杨帆手,死死地攥着,仿佛掉进枯井人抓住了好心人垂下一根绳子,再也不肯松开。

    杨帆低声道:“对不起,我不该问这些,你不要再说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