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精品书库 > 军史小说 > 大唐狂士 > 第0001章 家有悍姊

第0001章 家有悍姊

推荐阅读:重生之我是慈禧风花醉田园满香:傻子相公好腹黑娇娇倚天美女老板赖上我村孽新婚换爱都市全能系统抗战之超级兵锋秀才的逆袭无敌天下

    “一架飞机在茫茫云海中航行,当飞机穿过一座云山,原本晴朗的天空忽然变得一P墨黑。

    在飞机前方出现一个巨大的黑洞旋涡,四周被闪电包围,仿佛魔鬼张开的血盆大口。

    飞机在空中骤然解T,将所有的人都抛向天空,唯独一个年轻人被吸进了旋涡之中。

    不!年轻人绝望大喊,他被无边无际的黑暗吞噬了。”

    .......

    昏暗光线中,李瑧细长的眼睛慢慢睁开,眼中流露出一丝深遂的痛苦。

    他已记不清是第J次做这个恶梦了,梦中那个深无尽头的黑洞每一次都让他承受灵魂被撕裂的痛苦。

    这个恶梦不知何时才是尽头?

    两年前的一个雷雨之夜,一道闪电唤醒了他尘封在脑海深处的前生记忆,他才意识到,原来自己并不完全属于大唐。

    前世,他是一个在商海中拼搏了近十年的年轻商人,刚刚走上成功的坦途,准备歩入婚姻的殿堂,但他所有的梦想都在一次飞行旅途中破碎了。

    而今生,他只是大唐沙州敦煌县一名普通少年,斗转星移,他竟回到了一千三百年前的大唐。

    他今年十七岁,大唐的父母在他很小时便已亡故,由祖父抚养他和姊姊长大。

    在讲究门第的大唐,李臻也算是敦煌四大世家中李氏族人,不过从他祖父开始便是李氏家族的旁支偏房,在外人眼中,他身上已看不到什么名门世家的影子。

    “阿臻,起床了!”

    院子里大姊的喊声打断了李臻的思绪,把他从前世的记忆中拉回到现实,他打了个呵欠,一阵强烈的困意袭来,他才意识到自己大半夜都没有睡着。

    李臻的房间很小,只放了一张睡榻和一张小书桌,墙上挂着一副弓箭和一把长剑。

    房间里光线昏暗,但窗户缝隙却透出一丝微明,天已经亮了,就在这时,吱嘎一声,窗户被拉开了,一P白亮亮的晨光S进了房间。

    光线刺眼,李臻连忙用被子将头盖住。

    “阿臻,你起不起来?”窗外传来大姊凶巴巴的声音,“到底要让我叫你J次?”

    李臻在大唐的父母早亡,只有他和大姊李泉相依为命,大姊年长他七岁,俗话说‘长姊为母’,很多时候,李泉就把他当作自己孩子一样,对他管束极严。

    极度的困意使李臻痛苦呻Y一声,哀求道:“阿姊,我昨晚没睡好,就让我再睡一会儿吧!”

    “不行!”

    李泉语气中没有半点商量余地,异常强Y道:“你明天就要参加武举乡试了,今天必须去练箭,你再不起来,我就用水泼了。”

    “阿姊,就可怜可怜你老弟吧!”

    话音刚落,一盆冰冷的井水从窗外泼了进来,尽管已是仲春时节,但刺骨的井水还是使他浑身打一个激灵,惊得他跳了起来,“阿姊,你真泼啊!”

    “我数两声,再不出来,第二盆水就来了,一!”

    “好!好!我出来!”李臻无奈大喊,他怎么摊上这样一个凶悍的老姐。

    连鞋也来不及穿,李臻赤着脚飞奔跑到院子里,浑身上下只穿一条小小的裈K。

    他刚奔至院子,院门口却欢跳着跑进来一名十三四岁的少nv,“三郎哥哥,准备好没有?”

    少nv年纪不大,但身材却很高,鼻子秀气小巧,一对弯弯的细眉,在细眉下是一双明亮的大眼睛。

    她身穿一条最流行的红Se石榴裙,头戴八角小帽,一头乌黑的秀发梳成数十根小辫子,长得十分俏丽,但模样显然不是汉族少nv,而是西域的胡族少nv。

    她叫康思思,是李臻的邻家nv孩,康思思的父亲是一名粟特商人,租了李臻家靠大街的一半房宅做生意,已经有十年。

    康思思便从小和李臻一起长大,虽然她是在敦煌出生并长大,从未回过故国,但她和其他粟特少nv一样,一心向往长安和洛Y,不愿生活在敦煌这种小地方。

    “啊!”

    康思思尖叫一声,她眼前竟站着一个光着大半个身子的男人,吓得她连忙捂住眼睛。

    李臻也没想到她来得这么巧,他吓了一大跳,本能地用手挡住下面,转身向客堂里跑去,“阿姊,你真是害死我了!”

    “是....三郎哥哥?”

    康思思一双眼睛瞪得溜圆,望着狼狈逃走的李臻,她捂着嘴吃吃笑了起来。

    这时,李泉拎着空盆子得意洋洋地走了过来,“不用这种办法,这小子不会起床!”

    李泉年约二十余岁,容貌清秀,身材不高,长得还有点纤弱,不过她作风泼辣,精明能G,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

    李泉已出嫁多年,丈夫是祖父的得意门生,目前在县衙做文书小吏。

    她看见了康思思便笑道:“思思,这么早就过来了?”

    “嗯!我和三郎哥哥约好,早上陪他去S箭。”

    “这小子还要吃了早饭再走,要么你也一起去吃点吧!”

    “不用了,我也要收拾一下,陪三郎哥哥S完箭,我还要去舞坊练舞。”

    康思思跑出院子,又探头回来道:“三郎哥哥走时记着叫我一声哦!”

    “快去吧!忘不了。”

    李泉走到院门口,望着她欢快离去的背影,不由摇了摇头,这个小妮子情窦初开,毫不掩饰自己的感情,谁都知道她喜欢上自己弟弟了。

    饭堂内,李臻已经穿好了衣F,正盘腿坐在饭桌前喝粥,这时李泉端着一盘刚煎好的油饼走进来。

    “最近我发现你越来越懒,以前天不亮就起来练箭,现在居然要我来叫你了,你忘记明天是什么日子吗?”

    李臻伸手拈过一块油饼,大嚼起来,口中含糊道:“我知道!”

    “知道还不肯努力,进京名额只有三个,要是被别人抢走,你就哭吧!”

    李臻喝了一口热汤,笑嘻嘻说:“你老弟的骑S怎样,你还不知道吗?担心什么?”

    李泉想想也是,她弟弟在敦煌城颇有名气,号称箭球双绝,一是箭术高超,敦煌少年无人能及,连军队也罕有对手。

    其次是马球打得极好,在去年敦煌马球个人技比赛中,以一记五十步外的穿云球神技震惊全场,赢得了头彩:一匹白龙骏马。

    以弟弟的骑S本事,夺得进京名额肯定没有问题,她平生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自己弟弟能够进京博取功名,做一个有出息的男子汉,那样,她对去世的父母和祖父也可以有一个J代了。

    “快吃吧!思思还在等你呢。”

    李臻J口吃掉油饼,又把一碗粥喝得底朝天,一抹嘴道:“阿姊,我去换衣F了。”

    不多时,李臻换了一身蓝Se武士袍,腰束革带,脚蹬长筒军靴,摇挎长剑,后背一副弓箭,牵着一匹白Se的骏马。

    李臻身材很高,约六尺出头,相当于后世的一米八五,P肤稍黑,他长得宽肩猿臂,脸上棱廓分明,浓眉细目,眼角略略上挑,浑身充满英武之气。

    李泉眼前一亮,心中也暗暗喝彩,兄弟如此器宇轩昂,难怪思思那小妮子被迷得神魂颠倒,她上前给李臻整理一下头上的平巾,笑道:“可以了,快走吧!”

    李臻牵马刚要走,又想起一事,忙问道:“阿姊,我昨天拿回的铁笼子呢?”

    李泉眉头一皱,一指墙角,“在那里,以后这种恶心的东西别带回来。”

    李臻从墙角的大槐树后拎出一只铁笼子,见上面还盖住布,便笑问道:“上面G嘛还盖一块布?”

    李泉杏眼一瞪,“你说呢?你还要不要我们全家吃饭了!”

    李臻装作没听见,连忙牵马出去了,“阿姊,我中午回来!”

    思思已经等在巷子口了,见他出来,笑YY上前替他拿笼子,“三郎哥哥,我帮你拿!”

    “这个...有点沉,还是我自己来。”

    “没事,我拿得动。”

    思思抢过笼子,见上面还盖着布,笑问道:“笼子里面是什么?”

    “唔!里面是一群...那个...黑面小郎君。”

    “黑面小郎君是什么?”

    思思好奇地要掀开布,李臻连忙拦住她,“去校场再看,我们得快一点,场地要没了。”

    “好!”

    思思心中欢喜地跟着他身旁,两人快步向一里外的小校场走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